闵庆文:农业文化遗产的守护者

来源:全民科学素质工作动态 时间:2020/07/11

  他多次提出农业文化遗产的挖掘与保护;一年365天中,他竟有200多天都在出差,2019年的飞行里程相当于绕地球飞了3圈半!他是第二届全国创新争先奖状获得者。

  闵庆文 现任中国科学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资源生态与生物资源研究室副主任,自然与文化遗产研究中心副主任,旅游规划设计与研究中心副主任,九三学社北京市委副主委。政协第十三届全国委员会农业和农村委员会委员。

  “农业文化遗产的发掘与保护在脱贫攻坚、乡村振兴和美丽中国建设中具有重要作用,要加强多学科、多部门的合作。”在刚刚结束的全国“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中科院地理资源所研究员、农业文化遗产保护专家闵庆文又一次提出了保护农业文化遗产的提案,呼吁多部门共同重视农业文化遗产的挖掘与保护。

  跨界学者的初心

  大学期间,闵庆文攻读的是农业气象专业,1983年毕业于南京气象学院(如今更名为南京信息工程大学)。毕业以后,闵庆文留在了母校任教,并在我国著名农业气象学家冯秀藻教授的指导下在职攻读畜牧气象方向的硕士学位。后来考入我国著名生态学家李文华院士的门下,在中国科学院自然资源综合考察委员会(现中国科学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攻读“农业生态”方向的博士学位,开始了生态农业与区域可持续发展领域的研究,并以优异的成绩毕业留所工作。

  时间来到2005年。这一年,联合国粮农组织启动了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发掘与保护工作,我国浙江的“青田稻鱼共生系统”成功入选为首批6个“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保护试点之一。闵庆文也跟随李文华院士,进入了这一全新的领域。

  当时,农业文化遗产的概念和保护重要性还不被人们所理解,闵庆文就是在这样一个“生僻”的领域,一干就是15年。

  什么是“农业文化遗产”?闵庆文说,就是指人类历史上创造并传承发展至今,具有丰富的农业生物多样性、完善的传统知识与技术体系、独特的生态与文化景观的农业生产系统。除前面提到的浙江青田稻鱼共生系统外,云南红河哈尼稻作梯田系统、云南普洱古茶园与茶文化系统、浙江湖州桑基鱼塘系统、内蒙古敖汉旱作农业系统等等,都是典型的农业文化遗产。

  中国是历史悠久的文明古国,也是传统的农业大国。悠久的农业发展历史和多样的自然生态条件,使中国拥有数量可观的农业文化遗产。截至今年5月,我国已有15个项目列入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保护名录,数量位居世界第一。而且,农业农村部还先后发布了5批118项中国重要农业文化遗产。

  “农业文化遗产是一类系统性、活态性为主要特征的遗产类型,融合了经济、生态、技术、文化与景观等多重特征。因此,农业文化遗产的发掘与保护就成为典型的跨学科的区域发展问题,其研究需要相关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领域的学者共同参与。”闵庆文说,也正是因此,他的团队成员和主要合作伙伴,就具有生态、资源、地理、经济、历史、文化、旅游等专业背景。

  而就闵庆文个人而言,扎实的农业气象和农业生态专业基础,既赋予了他丰富的知识储备,也赋予了他更加广阔的研究视角。在他看来,农业文化遗产并不是落后的农业与农村的代名词,相反,它蕴含着丰富的农业生物多样性、智慧的生态农业技术、独特的传统文化与知识体系、优美的乡村文化景观,是关乎人类未来的遗产,也是开展农业科学研究的平台、展示传统农业辉煌成就的窗口、传承独特乡土文化的独特载体。

  田间地头“苦中苦”

  众所周知的是,从事农业研究是个辛苦的工作,而农业文化遗产的研究,则更是苦差事当中的“苦中苦”,因为绝大多数农业文化遗产都处于交通不便的偏远地区。闵庆文说,为了更好地了解不同类型的农业文化遗产和推动各地农业文化遗产发掘与保护工作,出差对于他可谓是家常便饭,一年365天中,他竟有200多天都在出差,2019年一年,仅仅在国航的飞行里程,就达到了14万多公里,相当于绕地球飞了3圈半!

  由于自然环境和经济发展等多重因素,我国的大部分农业文化遗产地都是交通闭塞、经济相对落后的山区或者丘陵地区,而闵庆文和他的团队往往还要进行入户调查、田间调查,有时一住就是一两个月,不仅是风吹日晒,还要时常忍受蚊子、毒虫的叮咬。

  除了面对相对艰苦的自然环境以外,因为农业文化遗产的“冷门性”“小众性”,也让闵庆文的研究一度得不到认可,也难以获得经费的支持。正是凭着对这项事业的热爱,闵庆文和他的团队坚持了下来,并取得了很好的成绩。

  近年来,随着国家对生态文明建设、传统文化保护的不断重视,以及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农业文化遗产也转型成为促进乡村生态文明建设和地方经济社会发展的强有力抓手。

  未来任重道远

  如何更好地保护和继承农业文化遗产?在闵庆文看来,虽然经过15年的发展,我国的农业文化遗产保护事业取得了很大成绩,但未来依然任重而道远。

  闵庆文解释说,农业文化遗产的发掘与保护,不仅是文化,更是生态、旅游和经济等多方面多维度的参与,在脱贫攻坚、乡村振兴、绿色农业方面都发挥了重要的作用。他举了内蒙古赤峰敖汉旗的例子,“特色旱地作物敖汉小米,不仅成为当地的特色品牌,更助力了农民增收,促使敖汉旗今年成功摘掉了‘贫困县’的帽子。”

  但闵庆文也坦言,目前我国在农业文化遗产保护方面,依然有很多工作还需要完善。“一些地方政府还是不够重视,对农业文化遗产的内涵和特点认识也不到位。除了农业部门以外,其他部门的参与度还不够高,多学科融合机制也不够完善。在保持农业文化遗产‘原汁原味’,发挥农业文化遗产潜力价值方面,还有很多需要提高的空间。”

  闵庆文坦言,做了十几年农业文化遗产的研究,就是想踏踏实实地把这件事做好做扎实。谈及未来工作的重点,他表示主要集中在三个方向,“一是积极推进学科融合和部门协同,让农业文化遗产及其保护的研究与实践更好发展;二是着力进行人才培养,既包括具有不同专业背景的年轻人,也有基层的管理人员和新型农民;三是努力做好科普工作,让更多的管理者和公众认识、了解农业文化遗产,关注、支持农业文化遗产保护事业。”

  文/赵天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