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忠和:科研人员做科普,要破解 “四不”窘态

来源:全民科学素质工作动态 时间:2020/12/23

   

   在第二十七届全国科普理论研讨会上,周忠和作题为《科研人员做科普:一些问题的思考》的主旨报 告(摄影:张星海) 

  在日前举行的第二十七届全国科 普理论研讨会上,中国科学院院士、 中国科普作家协会理事长周忠和在主 旨报告中总结了当前科研人员做科普 存在的“四不”窘态。他呼吁广大科 研人员积极投身科普,为推动科学文 化建设与全民科学素质提升贡献力量。  

  科研人员发力不足  

  周忠和认为,科普不仅是要普及 科学知识,更要普及科学精神 :“我个 人理解的科学精神包括 12 个字 :求真 务实、理性质疑、探索创新,简化为 6 个字就是 :求真、质疑、探索。科普 是科学文化与全民科学素质的需求。” 优质、原创科普内容较少,是当 前科普存在的困境。周忠和注意到,当 前,从事科普工作的主体包括科技工作 者、教育工作者和媒介从业者等三大类 人群。其中,以媒体和志愿者为主开展 的“民间的科普”由于兼职从业者多, 专业性和稳定性欠缺,导致优质内容较 少,内容大都抄来抄去。而“官方的科 普”则指派性强、任务性强,同样导致 原创的高水平作品较少。 科研人员作为创新主体,是科普 的“发球手”,目前发力尚不足。“科 研人员的‘缺位’必然导致谣言的‘补 位’,以及科普品位的降低。”周忠和 强调。 在 他 看 来, 不 愿、 不 屑、 不 敢、 不擅长是当前科研人员做科普存在的 “四不”窘态。其中,不愿、不屑、不 敢是认识问题,不擅长则是能力问题。 原因是多方面的,譬如目前有的人做 科普是在踏实地做科普,但也有少数 人做科普是为了宣传,打着科普的旗 号,宣传自己、宣传单位。其中一些 踏实做科普的人也会被说成是自我宣 传,造成很多科研人员存在顾虑。 更深层次的原因则来自于我国科 学文化先天不足,缺乏人文精神。“科 普的本质是人文的,要讲好科学的故 事,科学和人文结合并非每个人都能 轻易做到。”周忠和表示,“国内外经 典的科普作品都有好的科学,并且不 乏深厚的人文情怀。”  

  科学与人文须互相引导  

  对于自然科学和人文科学的关系, 周忠和认为两者需要一定的对话,需 要结合 :“社会光有科技是不够的,人 文科学和自然科学有不同的研究内涵, 对社会有不同的贡献。” 如果把社会比喻为车,那么科技 是发动机,人文就是方向盘和刹车。 但实际上,科学和人文从来都不是分 割的,科学除了提供技术发展的原动 力,还可以推动人文的发展 ;人文的 进步同样也能为科学发展保驾护航。 比如达尔文,他的学说解放了人 的思想,带来一场人文革命,影响了 宗教、哲学、心理学等领域。“像我熟 悉的进化生物学、达尔文进化论,这 是最典型的对人文社会科学产生重大 影响的一门现代自然科学。”改变对科 学的认识,离不开人文教育 ;科学精 神的弘扬,会推动真正的人文发展。 好的科普也是离不开人文情怀的。 同时,现代科学技术发展迅速, 对社会的影响越来越大。特别是基因 技术、脑科学、人工智能等领域,涉 及敏感的身份、意识、宗教、心理学 等问题。出现了科技发展超过科学伦 理的问题。科学伦理、科学哲学是人 文关注的问题,人文科学和自然科学 还是要强调一些交叉,互相引导,形成正确的方向。科普伦理是科技伦理 的自然延伸。  

  超越“萨根效应”  

  一直以来,“萨根效应”被认为 是科研人员参与科普的顾虑。这一概 念来自于天文学家卡尔 · 萨根的经历。 热心科普的萨根当上“网红”后,不 但受到同行的排挤,还失去了很多学 术生涯的重要机遇。如今,很多科研 人员做科普的时候,脑子里仍然会浮 现“不务正业”四个字。 但事实表明,“萨根效应”正在 逐渐走向相反的方向。“我们熟知的物 理学家霍金、生物学家理查德 · 道金 斯以及我从事的古生物学领域的史蒂 芬 · 古尔德、尼尔 · 舒宾,还有颜宁 教授等,都是科研和科普两不耽误的 正面榜样。”周忠和说。 《自然 - 天文学》2019 年刊发的 评论文章《超越萨根效应》指出,科 普对科学家职业生涯的损害可能在降 低,而带来的益处在增加,例如非传 统渠道的经费或项目资助、社会影响 力等。 同时,多项研究表明,经常参与 科学传播活动的研究人员在实验室的 产量更高。周忠和对此也深有体会:“科 普对表达能力要求较高,对思维是一 种很好的训练。 除此之外,做科普还给科研人员 带来其他利好。政策环境的改变以及 互联网发展带来的文化改变,科技自 身及社交媒体的快速发展,或许会打 破科研人员与公众之间的障碍。中国 处在一个对科技高度重视的年代,如 果科技人员可以做点事情,普及的理 念和知识为公众所接受,或提出的建 议为国家所用,会有很大的成就感。  

  没必要“一刀切”  

  行政化是一把‘双刃剑’,但不 必搞政策‘一刀切’。”强调科研人员 做科普十分重要的同时,周忠和仍然 认为,不宜硬性将科普作为所有科研 人员的考核指标,价值导向的引导比 奖励更有效,重大科研项目包括科普 预算及社会影响评价,比科普奖励更 能激发科研人员的积极性 ;科普也有 知识产权问题,成熟的科普市场,有 利于调动科研人员积极性 ;科研人员 什么时候做、如何做科普,要根据职 业阶段权衡。最重要的是让科研人员 发自内心地认为做科普是有益的、有 成就的,科学共同体会认同这样一种 行为,同时不会影响到职业发展。 因此,他建议,科研人员要根据 自身职业发展的实际情况权衡科研和 科普的安排。“如果年轻科研人员顾虑 多、时间有限,那么你先别费工夫。 一些国外学者也建议,在拿到终身教 职后再花更多时间来做科普。” 此外,周忠和还提出应重视与媒 体的互动,重视公民科学获取科技信 息的主要渠道,影响在这些渠道做科 普的人,或者参与科学新闻的撰写等。 同时,科研人员应及时响应社会需求, 发挥应急科普的功能,满足时效性的 需求。最后,科研人员做科普最需要 保持权威性、严谨性与公信力,这是 最大优势。 (来源 :中国科学报、新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