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涌院士:高质量科普要从知识导向转为思维导向

来源:全民科学素质工作动态 时间:2021/11/25

  文/中国工程院院士、清华大学化工系教授 金涌

  整理/北京科技报 李荔 摄影/张星海

  我原来主要做“硬技术”化学工程,主要研究领域包括能源化工,以及煤、石油、天然气的转化等。80岁左右的时候,随着年轻一代快速成长,我开始转到幕后,做一些软科学的研究,其中包含一部分科普的工作。

  习近平总书记曾在“科技三会”上说,“科技创新、科学普及是实现创新发展的两翼,要把科学普及放在与科技创新同等重要的位置。”

  科普第一个重要作用就是在年轻的学生心里种下科学种子。这个种子将来会发芽,长成一棵大树。例如德国在上个世纪初大力开展科普宣传,涌现出很多伟大的科学家,爱因斯坦就是听了一场讲座,对“一个人如果跑的跟光一样快,会有什么现象?”的问题产生好奇,并促使他提出了相对论。

  其次,科普是对抗“伪科学”的有力武器。社会发展过程中会出现很多伪科学,例如前几年的“水变油”闹剧。这些眼见未必为实的伪科学会妨碍科学的发展,而科普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战胜它们。

  此外,科普还具有稳定社会发展的作用。历史上出现过很多由于科技进步,使得简单的劳动被先进技术代替后导致工人失业的现象。失业工人认为科技砸了他们的饭碗,非常恨科技,要砸机器。如果能做好科普,工人们就能理解先进的科技会使得他们的劳动更加轻松,挣钱更多,也就更容易转型了。

  我发现,现在很多年轻人不愿意学工科。例如传统印象中化学化工和爆炸、死人、中毒联系紧密,导致很多学生即使考到了化工系,也总想转系,无论怎么教也提不起他们学习的兴趣。

  可工业是国家的根本,怎样才能把学生吸引到国家的重大经济命脉上来?2017年我发起并领衔,由43位两院院士联名倡议,由清华大学化工系等单位共同制作了一套《探索化学化工未来世界》系列科普片,包含病毒制造、复合材料、智能释药等10部短片,将无比神奇的科学现象和科技成果娓娓道来。在创作的过程中我们发现,院士们撰写的底稿科学性、科普性都具备,但缺少趣味性,难以进行艺术化的呈现。

  通过这件事,我想说的是,科普是一件很难的事。特别是有学问的人会面临两个问题,一是没时间做;二是如果不能把深邃的道理讲得简单、有趣,就不能算科普。

  做科普应遵循一定的原则。一是科普内容要正确,要有科学依据;二是科普内容要可行或可期待,有近未来性或超前性;三是科普内容要有趣味性,要能吸引社会上不同层次的人群;四是科普一定要传递正能量,传播内容要积极向上。

  有一次我们组织在一个化学夏令营上给中学生做科普。一位老师讲了整个化学史,没有讲到一半,有一个小孩站起来说,“到现在还给我们讲合成氨,不想听。”

  这说明我们过去的知识导向的科普方式太死板,想把学生吸引过来难度越来越大。如今,随着知识传播便捷化、碎片化,一上网什么都查出来了,使得以知识传授为主的科普定位受到了越来越多的挑战。

  而有效的科学传播不仅是知识层面的,建立科学思维至关重要。思维导向不是讲知识,而是讲知识生产过程,即回归科学家所处的社会背景和思想脉络,引导受众去了解知识背后的东西。

  科普是一项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事业,但不能把科普的责任全推给科学家。全社会都有科普的责任,包括人文和社会科学研究者、媒体、企业、社区和家庭,希望有识之士一起把这件事做大、做好。

  (来源:北京科技报)